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6.以后每个月15号一更,要问原因的话(1/2)
    回到校舍正面,牧苏让小丑先回去打比利,他有事回一趟办公室。

    关于其他玩家遗物一事他要跟透明桥说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当时,我就用我的人格魅力感染了小丑,小丑登时声泪俱下痛哭流涕表示教练我要打篮球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,牧苏添油加醋歪曲着事实。

    “打篮球?”透明桥皱眉重复一句。

    “呃我是说……它当场全部招供。”

    透明桥没有回答,如在思索走到窗前。

    楼下草坪,学生们在做着玩耍。相隔几十米隐约能辨认出身形。辨别度极高的小丑站在一旁,似乎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它们在玩什么?”

    透明桥目光聚集在被抛来抛去,黑白相间的球体上。

    牧苏艰难将手臂从粘人的卡莲怀中抽出,快走几步与透明桥并肩:“比利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透明桥收回目光,偏头看了牧苏一眼。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就是比利团成的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明眸渐渐睁圆,透明桥一副不可置信的语气:“我们还要请求比利帮我们弄出尸体吧?!”

    牧苏愣愣与她对视,突然跑到君莫笑面前一拍他大腿。

    “对吼!”

    二人急匆匆下楼,牧苏跑得尤为快,似乎怕君莫笑追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冲出校舍,隔着老远牧苏就扯着嗓子喊道,快步走过去:“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的同学!”

    透明桥无言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学生们听到喊声,一齐转头看去。无人去管的比利球惨呼一声砸在草地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把……”弗莱迪对走进的而牧苏欲言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弗莱迪一僵,生硬改口:“只是比利太圆了,我们把持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牧苏冷哼移开视线,换上关切神情来到比利身前:“实在抱歉,老师我才离开一会儿,没想到它们居然这么对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装模作样瞪了弗莱迪一眼。

    比利此刻狼狈不堪,本就蓬松的头发乱糟糟一片,黑色礼服沾满了泥土与草。。

    “可以先解开吗。”比利有气无力说。并不想多说什么,或者说不想继续招惹牧苏。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。”牧苏忙不迭解开比利的手脚。然后这家伙的身体仿佛真的人偶般自动弹开,瘫在草坪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达瓦里希,伟大祖国需要你奉献的时刻到了。”

    牧苏丝毫不给他休息时间,箍住比利双肩将它提起:“你那里是不是藏了几具老鼠啊不对,哈哈哈哈老鼠什么鬼我是想说老师的。你那里是不是藏了老师的尸体,我们需要这些尸体。”

    牧苏自嗨般在那傻乐了半天,一点也不管比利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说不吗。”

    牧苏笑容一收:“可以。不过这回我想玩足球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我现在腿很疼。”

    “腿疼啊?好办好办。”牧苏一副轻松的语气,抓住比利脑袋用力一扭。

    同学们感到不适,纷纷移开视线。

 &nbs

→点击下载小说APP(小说全搜免费无广告)←